网站首页 馆情简介 招展启事 国画展销 书法展销 馆展浏览 联系我们  
今天是: 12/11/2018  星期二
展  讯:
美术研究
国画墨法避忌及笔墨立意
 1/1 

 

 

 

 

齐白石 居高声自远


中国画的用墨之妙,在于浓淡相生,全浓全淡都没有精神,必须有浓有淡,浓处须精彩而不滞,淡处须灵秀而不晦。用墨亦如用色,古有墨分五彩之经验,亦有惜墨如金的画风。用墨还要有浓谈相生相融,做到浓中有淡,淡中有浓;浓要有最浓与次浓,淡要有稍谈与更淡,这都是中国画的灵活用笔之法。由于中国画与书法在工具及运笔方面有许多共同之处,二者结下了不解之缘,古人早有“书画同源”之说。但是二者也存在着差异,书法运笔变化多端,尤其是草书,要胜过绘画,而绘画的用墨丰富多彩,又超过书法。笔墨二字被当做中国画技法的总称,它不仅仅是塑造形象的手段,本身还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。   中国画在敷色方面也有自己的讲究,所用颜料多为天然矿物质或动物外壳的粉未,耐风吹日晒,经久不变。敷色方法多为平涂,追求物体固有色的效果,很少光影的变化。  


齐白石 红叶草虫

 避忌一: 墨多掩真 

  用线法表现的结构叫“骨成”这些线是主干,有时主干画的不错,上墨时,好的生动的墨线被淹没了,这就叫做“墨多掩真”韩拙在《山水纯全集》中主说,“盖墨用太多则失其真体,损其笔而浊”。
  “真”指的是形象和用笔,大量用墨时,要注意染墨之处重于墨线,要注意留出“气眼”来有些意到笔不到的空点,看来似乎是画者的疏乎处,但这倒下是国画所要求的醒透点。


齐白石 枫叶秋蝉

避忌二:墨猪

     墨猪是国画中的败笔,病笔,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难看的用笔呢,当你在演人的衣服,倾下大片墨液时,以为这些地方随便涂上一层不会不啥问题吧,所以用墨时就没有注意到按衣服的结构变化,而且不见造型用笔,肉乎乎的一片,也没有留下醒透的空白处,这样就形成了一块墨猪了。


   用湿色画轮廓线时,也要随着轮廓的起伏变化,随时体现内容的强弱顿挫,如果离开内容要求,画得肥厚僵硬,到处渗 出墨液,也就形成了墨猪,作画时如把内容结构先细细琢磨透了再下笔,然后意到笔随,便可避免墨猪之病,前面已经提到了笔是属于骨的,墨是属于肉的,如果是肉多骨少,或者以墨掩笔,也容易造成墨猪之病。 


齐白石 秋色佳

 避忌三:项容无笔

  项容:唐代人,王墨的老师,王墨的画是以泼墨见长的,项容尤长用墨之法,荆浩批评他“有墨而无笔”,可见即便是泼墨的画法,以墨为主,便也并不是墨乎乎的一大片,不分层次,而要有骨干,所以用笔固然很难,用墨也不容忽视。


齐白石 枫林寒蝉

立    意 

意存笔先:  "意存笔九,画尽意在"一语,出于唐代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。是他赞扬顾恺之的人物画所作的评语说明画者的意图,包括着主题的构思,形象的刻划,笔墨的运用,在动笔之光,已经都考虑成熟,这样在落笔时才可以脱颖而出,画作完了,画者精密而深透的意图在画上也永存下来了。这句话还说明构思一经成熟,下笔后才能“意在笔先”,“不滞于手,不凝户心一”,"画尽意在,象应神全"。  

胸有成竹  宋代苏东坡看到文与可所画的竹子,十分赞扬,他分析其竹画得好的原因是"故画竹先得成竹于胸中"。这句话和意存笔先一样,成为我国的两句名言,既可以指导绘画,也可以指导人们的其它行动。中国画所凭借的材料是毛笔和宣纸,假定没有成竹在胸,用笔稍存迟疑停滞,就会造成笔致气韵不调畅,水墨溢出,如立意未周,又会使意境不显豁,便会影响观画者领会作画者的主旨所在。


齐白石 枫叶鸣蝉

意境:  作画应有引人入胜的意境,而画中意境不是任何画家都能达到的。其原因是画家笔下所表现多是一般的境,没有强烈的感染力,没有使人历久难忘之境。  

意境是艺术化了的境界,比现实更吸引人,更具备理想的高度。作者通过对自然与人物的加工,把观者从画外引入画内,再从画内引到画外,启发了人们无穷的回味,抒发隽永的通思。做到这一点,一方面依靠作者本身的修养,另一方面能否在生活中发现最具有画意的契机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  


意匠:  脑子中对画意有了初步的腹稿,到表现在画面上,并非可以一激而就的,这其间还要经过一番意匠的功夫,即过去所说的惨澹经营。(唐代杜甫诗《丹青行赠曹将军副:"意匠惨 法经营中"。)意匠是加工手段,从初步设计到剪裁组织,包括布局安排,笔墨效果等,也都要经营周密。可见如果有了好的意境,没有充分的意匠经营,还不见得可以达到成功,而经过意匠经营的,即使未能达到予湖之效果,经过了这一反复,也会比初作逐步完善起来。


齐白石 红叶寒蝉

迁想妙得:  顾恺之这句原话是"不待迁想妙得也",意思是善于传神,可不必依靠想象联想而得到。但从前人记述中,顾消之的画,正是善于发挥迁想妙得之妙用的,他只是说运用到精熟的程度时,可以灵活的运用,达到不期而自得的程度。  

在这里顾他之使用了"迁想"两个字,对艺术的思考是非常重要的,原因在于,艺术的升华,就是来自基于生活的想象和联想,这一联想越丰富越广阔越好,这样才能使内容和思想性开拓得更为深还。


宋代画家李公磷,画李广射追骑,引箭未发而人已堕马。黄庭坚对他的构思十分赞赏,认为这样更可表现李广的英威,而有先声夺人之妙。宋代画家梁楷所画的《李自行吟图》。他并未见过李白其人,他从生活中接触到的诗人为印象。再从李白的诗句和生平发挥其联 想,他抓住了李白灵感突来的瞬间。真可与罗丹所塑造的《巴尔扎克雕像》相媲美、这幅作品我曾在日本东京博物馆数次观赏过。 无论从李白的气质和用笔之简练、墨气之灵活淡雅上看来,都是属于表现李白画像中的第一流作品。  

借墨如金:  "李成作画,借墨如金"。此语出自《古今名画记》。这句话遂成了褒扬落墨认真的一句赞语。作画应该态度认真,要做到象唐代书法家孙过庭所说的"翰不虚动,动必有由"。好的画要做到笔少意多,用简练的笔墨,表现出丰富的画意来。据《图绘宝鉴》记载:'郭信善山水,得李成惜墨法,气象清旷。"则又从“泼墨法”发展为用淡墨破染的“惜墨法”了。

来源:美术大家

 
发布时间:2018-11-20
美术研究 更多研究

在此评论    
   登录 | 注册  
评    论:

版权所有:黄河美术馆              技支持:东营远见网络            鲁ICP备060394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