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馆情简介 招展启事 国画展销 书法展销 馆展浏览 联系我们  
今天是: 12/11/2018  星期二
展  讯:
热点聚焦
杨佴旻:传统之惑 再谈中国画的传统

    文/杨佴旻

    传统意味着经典,经典不能混同在当下,那是对经典的亵渎。

    传统是人类的过去,中国传统作为中国人的过去,就当下而言无所谓好坏,即是传统再辉煌也是先人创造的,我们可以骄傲着我们的传统,但传统和当代人的关系不大。因此,可以说过往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处理好当下和未来,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。过去的一个世纪,是中国文化艺术走向现代的一百年。这一百年“反传统”和“回归传统”的声音不断,但其实质都是伪概念。过去——岂是现代人可以反的?回归过去更是无稽之谈。

杨佴旻 《春色》

杨佴旻 《春色》

    如今,中国画在几条线上并行存在。市场多关注传统部分,理论关注更多的是当代,且理论家关注的当代往往又是处在后现代的那部分作品。中国画还有一个中间地带:传统与当代之间的那一部分,这一带其实是中国画走向现代的本质部分。且不说市场,一般买家只负责赚点小钱,艺术史和他们没关系。理论家本该是关注实质的,遗憾的是很多理论家误解了什么是实质。

    现代以前,东西方交流少,各自的文化特征鲜明。到了现代,很多艺术形式已经没有障碍,无需翻译的在与世界交流。如今的城市环境,北京和东京其差异在逐渐缩小。这是现代化带来的结果。好也罢,不好也罢,我们都不可能停留在过去了。“回到传统”是个伪命题,人类不可能回到过去,却可以创造未来。这是个浅显的道理。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回到过去,更没能力回到过去。社会现代化了,军事现代化了,我们不能让文化还停留在过去。

[明]吴伟《武陵春》局部

[明]吴伟《武陵春》局部

    以往的经验是,欧美,日本等,他们在处理“传统”和“现代”的关系时,与我们有明显的不同:他们把“传统”和“现代”划分得很清楚,传统就是过去,创造的是当下与未来。在中国,有一种特别现象,比如说孔夫子,他是中国的先贤,我们尊重他,视他为圣人,也有人认为他的思想阻碍了国家的发展,骂他、诅咒他。在其他国家,这样的事是比较难以想象的。这是不尊重传统,是传统与现代不分造成的恶果。

    嘴里喊着传统,实际却不尊重传统,是要利用传统。这是个怪现象。中国历史告诉我们,这里并不不爱传统。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更迭,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清算。五千年历史的古国,如今,怎么才富二代,官二代?那几千年就忽略不计了吗。这很讽刺!文化大革命是对传统文化的破坏,试问哪个朝代不是?传统可以被亵渎,然而,传统是反不了也丢不掉的。传统已经渗透到我们的骨子里了,传统绝不只是一种形式,形式只是表象,传统在我们的基因里。

    每个国家、民族,都有两个传统。就中国而言,一是有着五千年发展史、文化艺术史的传统,另外就是全人类所创造的大传统。如今,提起传统,往往是孤立的去谈论本土传统,把自己置身于世界传统格局之外,这是误区。另外,现代和传统不能只是两个词汇的区分,现实中更不能混为一谈。传统经典是高阁起来被人膜拜的,所谓发展传统是对经典的质疑——质疑经典是缺乏敬畏之心,是没有信仰的体现。放眼西洋、东洋,他们的传统和现代是有明确界线的,时代特征鲜明。

林风眠《琵琶仕女》

林风眠《琵琶仕女》

    在中国,只要是涉及到文化艺术,一定离不开讲传统,否则就是没水平——也无非儒释道。这本来也不是问题,问题是这不是挂在嘴上的事,传统不是外在的轮廓,传统是一种精神。中国历史久远,国土辽阔,应该对世界有贡献,有大贡献。可如今我们能拿出来的东西很少,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对世界的影响还是来自过去。我们常常拿中国唐代去比较别人的当代。事物都有生命力,生命力都会完结。达·芬奇的艺术固然好,但还需要后来的塞尚、毕加索。齐白石的艺术固然好。中国画家需要创作新的自己。

    任何绘画风格的形成,都离不开一套技法的成熟,没有谁可以用旧的技法,创作出全新的绘画形式。可是,很多画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想突破,绞尽脑汁换题材,以为题材新就是创新了。其实齐白石画的苹果和塞尚画的苹果没多大区别,北京西边的燕山一万年前就那样,重点并非题材物象的不同,而是思想意识,是技法。有发展力的艺术形式不是凝固的。我们走过的路,成熟的艺术形式,才能总结、归纳。可以总结的,有必要归纳的艺术基本都是过去的形式,是遗产级别的东西。但是很遗憾,今天,往往是把过去的艺术形式归纳起来,来代表当下,用过去的形态来限制以后的发展。

周京新《水浒传》

周京新《水浒传》

    从古文到白话文,是文学语言的发展。显然,现在不可能再像古人那样“之乎者也”了,如果谁依然“之乎者也”地说话,会被认为是神经病。但是,在欣赏中国画的时候,会有人认为“之乎者也”是博大精深。复制过去充其量是文物标本。也会有人反驳看不到“精神”,可是生活已经现代了,精神不可能还是古人的精神。那古人精神一定是伪装的。

    现代化的进程是减少差异的过程。三十多年前的中国、非洲、或者其它一些现代程度不高的地方,保持了一种“不同” ,这种“不同”可以说是落后,不是特色。现代化意味着标准化,我们的衣着、交通工具、通讯工具,都是现代化的一种状态。有一个中国礼仪宣传片,里面一个小女孩,身着过去的衣裳,那样子显然不是当代的。为什么要那样?是今天承载不了中国吗?为什么把自己装扮成古人?在现代的过程中,我们是后来者,别忘了中国有句古语:后来者居上。晚了不可怕,可怕的是不能正视自己。

毕加索《格尔尼卡》

毕加索《格尔尼卡》

    在发展初期,任何一种语言形式,基本都是方言,绘画亦如此。油画原本是欧洲的方言,水墨画为亚洲的方言。水墨画完成语言的转型,将是我们原产地对世界的贡献。世界两种涵盖面最广的绘画语言,水墨画和油画,它们如同太极里面的阴阳鱼——构成世界绘画的完整。

莫迪里阿尼作品

莫迪里阿尼作品

    传统——当我们和它拉开一定距离去仰慕它的时候,才真切感受到它的神奇存在。

来源:新浪收藏

发布时间:9/20/2018
版权所有:黄河美术馆              技支持:东营远见网络            鲁ICP备06039442号